• <tr id='6xlt4QT1'><strong id='6xlt4QT1'></strong><small id='6xlt4QT1'></small><button id='6xlt4QT1'></button><li id='6xlt4QT1'><noscript id='6xlt4QT1'><big id='6xlt4QT1'></big><dt id='6xlt4QT1'></dt></noscript></li></tr><ol id='6xlt4QT1'><option id='6xlt4QT1'><table id='6xlt4QT1'><blockquote id='6xlt4QT1'><tbody id='6xlt4QT1'></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6xlt4QT1'></u><kbd id='6xlt4QT1'><kbd id='6xlt4QT1'></kbd></kbd>

    <code id='6xlt4QT1'><strong id='6xlt4QT1'></strong></code>

    <fieldset id='6xlt4QT1'></fieldset>
          <span id='6xlt4QT1'></span>

              <ins id='6xlt4QT1'></ins>
              <acronym id='6xlt4QT1'><em id='6xlt4QT1'></em><td id='6xlt4QT1'><div id='6xlt4QT1'></div></td></acronym><address id='6xlt4QT1'><big id='6xlt4QT1'><big id='6xlt4QT1'></big><legend id='6xlt4QT1'></legend></big></address>

              <i id='6xlt4QT1'><div id='6xlt4QT1'><ins id='6xlt4QT1'></ins></div></i>
              <i id='6xlt4QT1'></i>
            1. <dl id='6xlt4QT1'></dl>
              1. <blockquote id='6xlt4QT1'><q id='6xlt4QT1'><noscript id='6xlt4QT1'></noscript><dt id='6xlt4QT1'></dt></q></blockquote><noframes id='6xlt4QT1'><i id='6xlt4QT1'></i>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 视频
                各国老龄化解决方案令人“脑洞大开”
                来源: 株洲新闻网 通讯员 刘苏蒙 记者 王湛

                各国老龄化解决方案令人“脑洞大开”

                日前,由复旦大学举办的上海论坛上,老龄化问题成为各国专家学者讨论的焦点。阿尔茨海默病的患者要如何照顾,开放式的社区养老具体如何操作,得了帕金森症或者突然中风的老人,接受完治疗后如何继续有质量的生活?

                一系列听上去让很多年轻人“不敢多想”的话题,在高级别会议上被提出来。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世界各国提出的一些解决方案令人“脑洞大开”。

                “想到上海的低生育率,就觉得这个问题的讨论和解决迫在眉睫。”复旦大学人口研究所所长彭希哲是这个话题的牵头人,他告诉记者,过去30年来,上海的最高生育更替水平为1.1,现在仅为0.9,而同样面临着老龄化难题的美国、日本,两国的生育更替水平分别为2.08和2.1。

                亲属照顾老人,政府付费

                爱德华·劳勒(EdwardLawlor)教授曾经在美国圣路易斯市老龄化研究中心、芝加哥大学、哈佛大学、华盛顿大学任职。他曾向社会募集了一大笔资金为布朗大学设立了一个社会工作基金,并且长期活跃在最基层的老年社区,他掌握了大部分美国养老创新案例,包括科技领域,也包括政策和项目领域的革新。

                “我们现在要求社区养老机构提供以用户为中心的护理。”爱德华·劳勒说,这种护理,过去通常会外包给社会工作机构,但现在的新方案是,要求家庭成员或者配偶来照顾老人,然后适当给予这些人一些奖励。

                “在一些州,这个支付的报酬是每个小时约11~15美元。如果这种照顾技术含量很高、很费力、具有挑战性,那每个小时的报酬可能会更高。”爱德华·劳勒说,这个方案目前在美国的很多州都已经付诸实践,效果尚可。

                除了政府购买家庭成员养老照护服务外,还有一些私营保险公司也在参与相关产品的设计。他们从一个人年轻时开始向他出售保险产品,到了他老年需要照护时,会按需拨付“购买服务”的费用。“政府对于家庭成员看护老人的观念改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而是要付出实际行动,要给这些家庭成员鼓励、现金报酬。”爱德华·劳勒说,大多数美国人并不认为养老是子女应尽的义务,他们更喜欢老人独立、子女独立,但如今,面对严峻的老龄化趋势,美国政府越来越倾向鼓励“家居养老”。

                在技术领域,美国人现在正大力扶持远程医疗、远程健康类产品,尤其在农村地区,这种技术为当地人带去了极大的帮助。这些项目的发展经费,并非全部由企业自筹,很多来自政府办的医疗保险、医疗救助中心。

                比如,麻省理工学院老龄化实验室就得到了来自政府医保中心的资助,“这是一个集产学研于一体的举措,我们可以集思广益,合作推进老龄化的创新解决方案。”

                抵押房屋,向政府借款养老

                同样面临着老龄化困境的,还有韩国。韩国国立首尔大学国际研究院副教授宋吉永(Jiyeoun Song)说,目前韩国的老龄化速度超过日本。“世界上大多数老龄化国家的老龄化速度是15%,韩国只花了7年的时间,老龄化速度就从7%上升到了14%。我们预计,韩国将会在2026年进入超老龄化的社会,也就是说人口中大部分都是65岁以上的老人。”

                与中国目前的情况类似,韩国主要依赖“家庭养老”,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韩国老人开始独自居住。这种独居带来的最直接问题是缺乏照料。未来,住在农村地区的老人要比城市老人“幸福”。他们可以很容易地与身边社区连接,有街坊邻里可以互相照顾;但一个城市老人,公寓居民间感情大都比较冷默,“大家互不相识,关键的时候都帮不上忙。”

                宋吉永介绍,韩国政府目前出台了两条算得上比较创新的解决方案——一是给老人提供更多就业机会;二是政府借款给老人,老人抵押房产,“老人要用钱,可以问政府借。去世后,政府可以收回他的房屋。”

                同样与房产有关,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社会工作系副研究员洪浏提出了一个更加令人兴奋的创想——学生需要住房,老人恰好有多于一间的住房。那么,何不让青年学生与城市老人结对,一起住?“我指导一些学生研究这个问题,怎么样教老人和青年学生进行匹配,老人得到陪护,年轻人也省了租金,这个项目还在进展中。”洪浏说。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烨捷 来源:中国青年报

                王烨捷

                王烨捷


                分享到: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株洲新闻网"或电头为"株洲新闻网"的稿件,均为株洲新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株洲新闻网",并保留"株洲新闻网"的电头。

                品牌栏目

                Copyright © 1999-2017 Zjol. All Rights Reserved 株洲新闻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