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人才中心 | 网上招聘 | 网上求职 | 现场招聘 | 兼职实习 | 猎头服务 | 业务外包 | 人事代理 | 培训测评
培训频道 | 名企展示 | HR云平台 | 前程无忧 | 职位搜索 | 地区频道 | 校园招聘 | 无忧精英 | 职场资讯 | 学历认证
首页 > 地区频道

长沙大学城“帅哥烧饼”每年赚了一百万

2017-11-21 16:05:52 合也车

导读:到底是哪些原因使得人们的寿命可以延长呢?科学家们经过研究显示,影响人们健康与寿命的具体有5大因素:遗传占15%,自然环境占10%,社会状况占7%,医疗条件占8%,生活方式占60%。由此可见,虽然遗传因素、社会状况、环境因素对人们的健康有一定的影响,但是生活方式对于人们的健康与寿命影响却是最大的。因此,想要长寿与健康,我们还是要从日常生活的点滴做起。【最不易长寿的10种人】

  名片

  包建斌,1986年出生的帅小伙,2007年开始在长沙河西大学城卖烧饼,因为网友上传了一组“烧饼帅哥”的工作照,引得众多网站纷纷转载,获得网友热捧。如今他事业发展面临瓶颈,期待新的突破。

  在长沙河西大学城念书的大学生们常开玩笑说,没吃过“帅哥烧饼”,大学生活是不完整的。

  创业故事

  摆摊:买烧饼的钱里卷着爱慕小纸条

  2007年3月,19岁的包建斌与父亲带着2000元第一次来到长沙,来到了堕落街。

  起初的烧饼摊由一个“小破车”改〖新增30名魔法少女〗装而成,面上铺着一层铁板,用来煎鸡蛋、里脊肉、以及放烧饼和各种酱料,下面装着生火炉。第一天卖了104元,第二天几十元,“不咸不淡”的生意一直维持了半个月。

  父亲想要改行,包建斌却觉得这条街上年轻人非常多,肯定有商机在。“但是摊位太多,我家对面就有个陕西肉夹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定要改变口味。”后面父子俩琢磨把里脊肉分量增大,煎得娇嫩,特别香,在酱料上也加多了选择。慢慢的,生意有了起色。

  因为长得帅,包建斌常被要求拍合影,在圣诞节会收到苹果,偶尔在卖烧饼的钱里能发现卷着的小纸条,写着姓名电话之类。

  等到堕落街被拆时,“烧饼帅哥”的名号已不胫而走,酷似金城武,还有点像黄晓明,连他们家的饼都被喊作“帅哥饼”。媒体采访、访谈邀约不断,模特公司也向包建斌伸出橄榄枝,烧饼最多时候一天卖出过700个,一年靠卖饼也能挣十几万,“我所有的青春都在这里,这条街给了我太多。”

  大湘网:当时怎么就选了堕落街呢?怎么就在那条街红了起来?

  包建斌:同乡带我们考察了几天,去看了湖南大学、中南大学、涉外学院的一些地方,就选在了堕落街,感觉这边还不错,当时人流特别多,晚上很繁华,长沙学生都喜欢去逛那里。

  那时学生们都爱在天涯和学校的论坛发帖,觉得烧饼好吃,价格实惠,再加上老板还挺阳光帅气的,女孩子嘛,就会喜欢八卦这些东西,好多人来找我合影,喊宿舍的室友一起过来捧场,所以生意慢慢在堕落街做得小有名气。

  2009年开始上了很多娱乐节目。慕名而来买烧饼的人越来越多,刚开始有人说,你火了,新闻点击率几百万。我当时也没觉得有什么,后来好多媒体记者来采访,感觉跟以前不一样了,我感觉是不是要发生一点什么。

  大湘网:说说小纸条的故事吧。

  包建斌:有些女生买烧饼时会在钱里夹着小纸条给我,都很单纯的,写着叫什么名字,电话多少,“长这么帅还卖烧饼真不容易,真的很崇拜你,交个朋友”之类。在圣诞节也会收很多〖天猫又想出幺蛾子〗苹果,我都没有回应,当时也没太多想这些事情。

  我记得第一次有女孩找我合影,我在想天啊,卖个烧饼还有人来合影,搞的我好尴尬的。我那时候很腼腆的,一下子脸都红了,很不好意思。

  离开:想证明自己不是靠脸吃饭的

  堕落街的改造是像2009年春天那场雨水一样开始慢慢漫过校园的。起初,传来的是改造的消息。

  商贩们私下开始频繁交流,有的店铺外墙甚至贴上了“挺住!堕落街”的标语。包建斌也忧心忡忡,“当时城管每天都出来劝说,当时我在那里2年多,很多商户待了10来年。一下子不让我们做了,心里怎么接受得了。”

  4月,堕落街东侧的建筑已基本拆除完毕,包建斌依然在坚持摆摊,也仍旧有很多人排队买他的烧饼,想“最后一睹帅哥‘芳容’”。包建斌还记得最后一天搬走的情形,那天深夜,在堕落街的巷口,离开的商户们在一片狼藉的店铺门口烧起了火堆,做“最后的纪念”。

  两个月后,他辗转在湖大登高路找了个门店,名字就叫做“帅哥烧饼”。

  那一年,是他的转折年。在媒体大肆报道下,他的生意越来越好,还清了家里的债务。频繁的曝光也让他压力骤升,“网上骂的也有,夸的也有,感觉不把这个事情做好就对不起人一样。”为了急于证明自己不是靠脸吃饭,他在各大高校开设分店,最多的时候有8家,急速扩展管理和产品质量都跟不上,收益并不佳。

  两年后,他又回到了他出发的地方,回到了堕落街旁边的湖大登高路店。

  大湘网:堕落街改造时,你花了多长时间从堕落街里面搬迁出来?

  包建斌:搬迁通告是2009年初下来的,当时正好有媒体报道我们,堕落街当时就有种生意变好的感觉,还是有段很热闹的时间。我们是6月搬出来的,最后一批。〖财富效率和公平的选择两难〗正好赶着学生暑假的时候。当时搬出来的商户大概也有100家。我记得光旅社就有20多家,理发店十几家。

  包建斌:肯定会怀念,不只是我一个人。搬出来的商户我感觉都会去怀念在堕落街的那段时间。毕竟我的转折点是在堕落街开始的。从2007年什么都没有,慢慢一年比一年好,被媒体去发现,这个转变都在堕落街。我对它有很深的感情在。

  虽然那时候搬走是很不情愿的,但是某种意义上来讲对我来说还是比较好的。以前是在堕落街摆摊,推车卖烧饼。正好拆迁之后我正好有一个机会出来说找一个店铺,以个体户的模式开始经营,也是营业模式的一个转折点。

  大湘网:你对堕落街的感情是怎样的?

  包建斌:我对堕落街的感情可以说是有点复杂的。也有比较痛楚的痛苦。刚开始创业一些比较难以忘记的回忆,比较痛苦的一段时间,也有慢慢做起来被媒体发现开心幸福的事情。虽然短短两年,也经历了人生的转折点。

  刚开始去堕落街的时候解决温饱问题,对家庭的责任。走的时候基本前期的愿望和心愿都慢慢去实现了。

  大湘网:现在一共开了几家店了?店里的生意好吗?

  包建斌:现在有两个店,湖大店大概十个平米,有8个员工,每天〖全面升级实力大幅提升〗可以卖一千个左右,最多的有卖3000多个的,忙不过来,我们再怎么做也是人力有限,特别是节假日和周末,很忙。太平街的店小一些,人也少一些,生意也淡一些。月收益在10万左右。

  归来:“帅哥烧饼”想做互联网+

  从去年起,可以尝到“帅哥烧饼”的地方,除了湖南大学的登高路,包建斌还在太平街拓展了一个小店。他依然觉得每个选址都必须有人流聚集,“所谓成也小街,败也小街。”

  “你们店的饼有真空包装的吗?”“没有。”“真可惜。”在太平街和湖大店里,常有游客嘴里吃着烧饼问着问题。

  这是“帅哥烧饼”的弱点,却也是商机。到长沙8年,包建斌说最难的时候是刚来创业,也可以说是现在。产品太过单一,媒体曝光减弱,都让他觉得危机重重。

  在湖大店里,偶尔还能看到包建斌煎蛋、加里脊肉、刷酱料的娴熟手法。这是“帅哥烧饼”的优势,却也是他的死穴。到长沙已经8年,包建斌说最难的时候现在。产品太过单一,媒体曝光的减弱,都让他觉得有了危机。他最苦恼的是自己没读过多少书,而品牌、团队、转型,都成为了他每天的难题。“到处都是互联网+,我也想跟上这一块。”

  创业心经

  认准了就要坚持。刚开始烧饼生意并不好,但是我一直坚持不做其他产品。

  多听取别人意见。初来长沙,不了解当地人的饮食口味,我通过不断找人试吃,根据别人的意见,才找到合适的烧饼口味。

  克服自卑,相信自己。我高二辍学,来到城市,别人都在读大学时,我却推着车子在卖烧饼,曾经有很长时间都感觉自卑。但我与很多大学生聊天,他们觉得我靠自己的双手打拼,也挺好,慢慢的我找到了自信。

  创业前期尤其要能吃苦。初创业时,我天天起早贪黑,每天上午9点开始营业,晚上12点才收摊,别人吃饭我工作,每天凌晨一二点才睡觉。

  用心做产品。我做每一个烧饼都很用心,把每个饼都以自己要吃的标准去做,这样才能做好产品。

  “烧饼帅哥”遇瓶颈, 盼高人来指点

  时间过去多年,烧饼帅哥也和初恋女友结婚生子,曾经的烧饼小摊“鸟枪换炮”,在岳麓山脚下的登高路和市中心的太平街开了两家分店,每年纯利润超过了100万元。

  早上8点多,包建斌已经在店里忙活着。一丝不苟的发型,墨绿色的修身西装配深色衬衫,现在的烧饼帅哥时尚而健谈,俨然一位“高富帅”,不再是当年的腼腆乡下少年。虽然已经很少亲自在店里下厨做烧饼,但他仍然每天很早就会到店里打点安排。

  与包建斌的采访约在“帅哥烧饼”店旁边的麦当劳。“希望能够把烧饼店开成麦当劳一样的餐厅,把帅哥烧饼变成〖此国看上了中国歼10战机〗中国人的汉堡包。”包建斌开门见山地告诉我们,他期待着烧饼店的转型,也向我们倾诉了他的苦恼。

  他告诉我们,他没有什么管理经验,现在开着两家店,还能应付,可是要进一步拓展事业,就遇到了许多的难题。

  “其实我还开过几家分店,可是全都倒闭了。”包建斌有些无奈,前几年,他看生意不错,想拓展事业版图,就在中南大学、湖南涉外经济学院附近陆续开过几家分店,但因为没有管理经验,分店一多分身乏术,经营不善,亏损严重,从此他再也不敢随意开设分店了。

  也有许多人找到包建斌,想开加盟店,都被他婉拒了。“饼都是手工做的,肉都是现腌现煎,一道道步骤很难标准化,我就怕加盟店烧饼品质没有保障,砸了我的招牌。”

  “我们的产品,在80后中认知度比较高,而90后对我们的品牌认知并不高,过去排着长队买烧饼的盛况也越来越少了。”包建斌坦言,自己为错失了前几年电子商务突飞猛进的良好契机而懊悔,而现在他每天都在想着烧饼店要怎么创新,期待着二次创业带来新的事业发展机会。

  他想过开一家以“帅哥烧饼”为招牌产品的综合型连锁快餐厅,可是配合开发些什么产品,他却把握不准。

  他想要形成自己的品牌文化,但是却苦于缺乏品牌策划的能力,不知从何下手。

  他盘算着利用自身的品牌优势,把“帅哥烧饼”做成真空包装的旅游食品,通过淘宝、微信等渠道卖到外地去。可是产品不易保存,阻碍了这个想法实现,他自己埋着头在家里试过很多次,都没有成功。

  包建斌深深地感觉到,二次创业靠他自己一个人的力量远远不够。他说,希望找到有餐饮行业管理经验,或者资金优势的合作伙伴,相互取长补短共同开创事业,改变现在“帅哥烧饼”家庭式小作坊的经营模式。


文章来源:http://www.jszk.net.cn/ewts/
  • 人才中心
  • 网上招聘
  •  
  • 网上求职
  • 网站简介服务承诺广告服务投稿说明信息纠错郑重声明黑名单制度版权隐私合作伙伴友情链接意见建议联系我们发展历程